{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唐朝页游 » 正文

司马南近况2015 司马南被抓的消息“纯属虚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8:12:56  

司马南2015年近况陷入移民传闻风暴,关于司马南被抓的消息是谣言、是大家纯属虚构出来的罢了,以下是南华早报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关于“司马南近况2015  司马南被抓的消息“纯属虚构””的内容。

        司马南(1956年6月22日-),本名于力,祖籍山东,毕业于哈尔滨商业大学,中国共产党党员,学者、作家、教授、主持人、演员。司马南在20世纪末因反伪科学和揭露伪气功、假神医而闻名;21世纪初,活跃于政治评论领域,引发强烈争议。

1956年,司马南出生在黑龙江,文革爆发后,上山下乡,司马南加入沈阳军区黑龙江建设兵团独立三团,1977年入学黑龙江商学院(现哈尔滨商业大学),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毕业后做过国家公务员、报社记者、电视节目主持人。

1993年,客串了受欢迎的情景喜剧《我爱我家》。

1997年,作为《工人日报》诉讼代理人,与神功大师沈昌打官司,艰难诉讼两年,终获全胜。

1998年,揭露神医胡万林,在陕西终南山,深入胡万林老巢,被胡的打手及病人围攻,遭拘禁。

             

127养生之道网司马南近况2015  司马南被抓的消息“纯属虚构”



                        司马南被抓的消息“纯属虚构”

2006年3月17日,《燕赵都市报》发出一则“灵寿农民培训孩子绝活声称敢于叫板司马南”[1]的报道,文中称:河北省灵寿县31岁的农民马承杰自述经他培训,自己的儿子和两个侄女都掌握了蒙眼辨物、识字和过目不忘、倒背如流的特殊本领。3月20日,司马南回应称“蒙眼识字”为障眼法。[2]3月31日,司马南发表《司马南致河北农民马承杰的公开信》应战。3月26日,方舟子撰文《“耳朵认字”又来了》[5]作评,该文以《方舟子:耳朵认字又来了声称要叫板司马南》为题[6]于29日在《北京科技报》发表。4月12日的采访中,小红(化名)被外套蒙住头后,“蒙眼读报”功能失灵。[8][9]4月17日,司马南在新语丝发表《我为什么决定破例接招儿?》,并在文中公布叫板短信全文。4月24日,马承杰通过《燕赵都市报》否认超能力[11],“不会去北京了”。此次叫阵一度成为新闻热点,亦入选《北京科技报》评出的“2006年中国十大科技骗局”。

2013年7月,揭露“气功大师”王林,引发网络热议。

司马南在2011年4月和当时的环球时报王文,出席一个由四月网主办,名为“四月青年会客厅”的网络视频节目[15]。节目中,司马南等三位主持人均认为艾未未成为“著名”艺术家,是出于西方世界和内地的南方报系对其“反华”主张的追捧[16],更称“艾未未们若得逞,中国会更糟”[16]。

司马南更在该访谈节目表示,艾未未拿“国外的钱”搞政治,其发言如下:

“十三亿人在资源瓶颈这么厉害的情况下,在虎狼环伺的世界上,在中国民族六十年刚刚呈现往上走的时候,我们听你大胡子艾未未的,跟着你上街,闹街头政治,中国老百姓日子过好了?凭什么呀。也可能小孩一听你,脑子跟着一热。反正像我这样的,50岁的小老头,我凭我常识我就判断,艾未未你小子可以脱裤子搞你的裸体艺术,但是你那个政治是不靠谱的。更何况你拿着国外的钱干这种事,不明不白啊。

2012年1月20日,司马南出访美国旅行期间发生意外,被滚梯与悬墙间未设任何防护的夹角卡住头颈。网上多有嘲讽言论。

2012年2月中,司马南在基本康复后,从美国回到中国国内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澄清相关传言,并对深圳卫视也涉及传播攻击他的谣言表达不满[27]。3月中,司马南在接受多家媒体的采访中,再次强调自2012年1月以来的强加于其个人的一系列,诸如“反美斗士”、“号称‘反美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家人转移财产”、“婚变”、“潜逃出国”、“家人收受特定政治人物资助”等等传闻不实。并且表示,近期其个人言论受到一些限制和有意的删除[28]。

艾未未母亲高瑛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如果司马南知道自己儿子有做过不法行为,应早向国家举报,而不是在艾未未已经被警方拘捕,无法回应时才“泼脏水”。她要求司马南拿出证据,又认为自己的儿子艾未未堂堂正正,以自己劳动,换取金钱来创作自己的艺术作品,除非有充分证据证明艾未未曾拿外国的钱,否则不排除以法律手段追究责任。

另外有人认为司马南称艾未未“早年间没名,在美国混了十几年没名堂。但是,2008年突然间声誉鹊起”[17]的言论为不实,事实上艾未未在2008年以前的中国艺术界,已是名声显赫,亦得益于他作为民国著名文学家艾青之子。2003年瑞士的建筑事务所赫尔佐格和德梅隆(Herzog-&-de-Meuron)设计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时,艾未未被聘为该项目的艺术顾问[19],亦足证艾未未当时的艺术地位。

作为回应,艾未未于2011年11月20日在推特上公布了司马南的手机号和家庭住址。致使司马南遭遇大量电话短信骚扰和人身威胁。

司马南曾经为争议保健品蚁力神做过软广告。

 司马南近况2015:【司马南微博回应移民传言,发长文抱怨被批结尾留悬念】

司马南再次被传移民美国一事近日激起无数口水,似乎也给他在北美华语电视台ICN的工作带来不小冲击,昨天(1月22日),司马南通过从美国洛杉矶发出长文《我的一点说明》,对此事做出回应。关于究竟有没有移民,司马南并未正面给出答案,而是留下了一个悬念,文中的司马南自称老汉,讲述了他再次处于舆论漩涡中心后身边人事的变迁;他也对移民传言出现后,“网上网下总动员左派右派齐上阵口诛笔伐批倒斗臭”司马南的舆论氛围颇有烦言。




            

127养生之道网司马南近况2015  司马南被抓的消息“纯属虚构”



                    司马南近况2015  司马南被抓的消息“纯属虚构”

司马南为这篇文章连发两条微博,吐槽道:“公民移民,纯系私事,何以说到司马南移民就滔滔口水愤愤伐词?胡同大爷移不移民值得网上网下总动员左派右派齐上阵口诛笔伐批倒斗臭吗?广东信力建,北京吴稼祥,中青报曹林,人大张鸣,地产豪强集团‘潘任美’的杰出代表任志强,致力于造谣反转摁倒科学家的小崔,大家蛮拼的……”大约一小时后,司马南还在微博转发了观察者网关于这次传言及始作俑者“那小兵”的报道。

 以下转载《我的一点说明》全文:

来美国一个星期了,蓝天白云之下,脑袋一直僵僵木木的,他们说刚离开北京的人因为不适应没有雾霾的天气,会出现"醉氧"的状况。我嘞个去,瞎掰,其实是打破规律睡眠紊乱之故。

美国东西海岸之间飞行,疑似空中穿行美国,三天前从洛杉矶飞到纽约,昨晚又从纽约飞回到洛杉矶,东西海岸的时差加上长时间的飞行加重了睡眠紊乱。

昨天夜里和央视星光大道罗先生、美国国际卫视的燕跃老总一起吃过48块钱一大盘子便宜得让人啧舌的大个儿龙虾,及其我最爱吃的瘦肉生滚粥等佳肴美味,抱着鼓胀胀的肚子,刚刚睡下三个小时左右,迷迷糊糊起来撒尿。来美国之前新买的三星Note4小灯闪烁,瞥了一眼……天啊,想不到三十多没有见的一个老朋友竟然通过微信找到我。

“口口,我是口口!你还没死啊!”

“媒体都吵翻天了,说你这个大五毛移民美国,震惊华人世界!中国第一反美斗士竟悄悄移民了美国!你在干嘛呢?你还不知道吧!口口口就在美国弄投资移民业务,骗了好些同胞的钱,你该不会是从他那儿办的手续吧?挨宰了没有?快回话!我杀到北京来了……”

“口口与口口口”,这是年轻的时候,我们几个死党彼此约定的终生不变的绰号,属于哥们儿圈子里"特级机密",他发来的信息,或相当于1948年国民党天津军统情报处突然间收到了署名“佛龛”(电视剧《潜伏》中国民党高级特务李涯的代号,剧中,该人物长期潜伏在延安——观察者网注)的共产党从延安发来的电文。

这下子真睡不着了,披夜坐起,望着洛杉矶大屯子似的灯光稀落的夜景,我在想,关于移民的事情,看来是不能不认真面对了。

公民移民海外,纯系个人私事,何以说到司马南移民滔滔口水愤愤伐词?北京东城南锣鼓巷的一个胡同大爷,他移民不移民能咋的啊,值得网上网下总动员左派右派齐上阵口诛笔伐批倒斗臭吗?值得受人尊敬的那些高大上的朋友夜里不睡添油加醋大加演绎吗?广东信力建,北京吴稼祥,中青报曹林,人大张鸣,地产豪强集团“潘任美”的杰出代表任志强,致力于造谣反转的老朋友崔永元……还有一些三观端正的人士纷纷加入讨伐司马南移民美国滚滚洪流之中,激愤之词溢于言表,比钓鱼岛叫日本人占了都愤怒。

听说还有人给美国移民局写举报材料呢,亦有人要求“把司马南引渡回国”……这些疯狂的“蛮拼的”举动未免太任性了,但任性的后面,蛮拼的后面,有没有合情合理的有情有义的有趣有乐子的社会心理因素呢?苏夫子说,凡物皆有可观也。苟有可观,皆有可乐,非必怪奇伟丽者也。糟啜醨皆可以饱……(出自苏轼《超然台记》——观察者网注)我向来认为,在那些抱有恶意出言不逊的人身上,,也有很多可爱的可取之处。

正因为如此,老朋友转来一篇2015-01-22属名那小兵发表在加拿大移民家园网站上的一文,内里充满了臆测与恶意评论,我看了以后并不吃惊,当然更不生气。开篇导语:震惊华人世界!中国第一反美斗士竟悄悄移民了美国!哈哈哈!人惊我不惊,人气我不气。

文章写得有鼻子有眼儿,我仔细在脑海里搜索回忆着:谁是那小兵?那小兵是何方神圣?他从哪里获知了这些信息,他的公司什么字号?他本人在洛杉矶或者纽约哪里见过我?

现在是洛杉矶时间早晨6:50,中午会见到美国lCN国际卫视的负责人,需要与他们有一番必要的沟通严肃的谈话,结果尚难预料。心态归心态,但现实问题的严肃性,不能不认真对待之。或因我之故,美国国际卫视这几天受到了来自不同方向的饱和式攻击,恶意造谣遍布网络。往好了说,美国lCN国际卫视获得前所未有的广告宣传效应。包括那小兵在内的爆料人有一点君子风度值得肯定,他们对我主持的每天晚上九点钟覆盖全美国的时评节目《司马白话》收视率直线攀升没有回避。但从另外方面看来,美国国际卫视在洛杉矶、纽约、旧金山、北京等分支机构的业务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连纽约演播室女导演与我合影的照片(我发在微信朋友圈里)也被人拿出来加以丑化和诟病,我皮糙肉厚倒是无所谓,人家女孩子受不了!

最糟糕的莫过于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与美国国际卫视联合举办的北美地区海选活动遭到重创一一刚刚得知,由三十多人组成的星光大道的演出团,包括王二妮、阿宝、旭日阳刚、朱之文、刘大成,也可能还有凤凰组合、李玉刚等著名演员,莫名其妙地被美国移民局全部取消了签证,竟一个也没有放行。

有关方面正在积极协调此事,但愿事情最终有个圆满的结局。

隐约觉得,美国国际卫视的领导及中央电视台的罗先生(央视只来了他光杆司令一人)表情有点不对劲。这几天一直跟我在一块儿活动的李躍先生昨天临别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司马老师真是名人啊,这回我算服了你了!

困意来了,现在我老汉唯一能做的事情,是上床接着睡觉。关于移民事宜,晚上彩排结束之后,再掰开揉碎回复各位的具体关切。

(2015年1月22日洛杉矶希尔登酒店)

观察者网小编截稿时,美国洛杉矶时间为1月23日凌晨2时许,可以推算,司马南先生结束22日的彩排后刚刚睡下,他醒后会怎样“掰开揉碎”自己的“移民事宜”?我们拭目以待。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